首页 新闻 > 产业 > 正文

浅议水利工程建设与湿地保护和恢复之间的关系

秉承“恢复湿地生态、服务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公司使命,浙江瑞坤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正茂博士/研究员、研发总工葛萍博士、总经理助理孟祥玮硕士三人于2019年5月10日特意前往中国水利博物馆参观了水利千秋展区,进一步深刻地了解和学“早期水利”、“古代水利”、“近代水利”和“当代水利”四大展厅的水利知识,为我公司接下来寻求有效服务西溪湿地水环境改善以及沿海滩涂湿地保护提供理论基础和科学依据。

根据现场参观,基于有限的知识与实践经验对本次参观与学,就“水利工程建设与湿地保护和恢复”之间关系谈以下几点体会:

(1)水利工程建设是一把双刃剑。水利工程对湿地往往产生破坏作用,如引水工程对调水区和受水区的水文过程会产生影响;河流上的拦水建筑物会阻隔河流湿地的连通性,对洄游鱼类产生影响;人为修建排水沟强排积水或洪水或涝水对沼泽湿地的疏干会生产生明显负面影响。此外,水利工程对湿地的叠加或累积影响正逐步凸显, 其主要表现为泥沙对河湖湿地演化的影响, 水文变化对河湖湿地生境及生物结构的影响。如就洞庭湖湿地而言,长江干流水利工程(如三峡水利枢纽、葛洲坝)明显干扰了洞庭湖与长江的水量、泥沙的交换过程,因枯水期延长和枯水期提前,导致湿地水禽觅食困难;就鄱阳湖湿地而言, 也出现与洞庭湖湿地类似的情况,特别是长江水位因三峡蓄水或下泄流量较小导致长江鄱阳湖段下降明显时,鄱阳湖水量过度流入长江(与三峡工程修建前相比),导致湖泊生态水位明显偏低,鄱阳湖湿地水域面积大幅减少,迁徙水禽觅食区域迅速萎缩,危及湿地生物多样性。湿地水文过程是湿地生态过程和环境过程(包括水质过程)的重要驱动力。湿地在流域中具有不可替代的调蓄纳洪、污水净化的重要缓冲功能,如果一味强调单纯以服务经济建设为主导的水利工程建设,而忽视湿地保护及生态功能的恢复与发挥,最终将破坏湿地生态环境。

(2)水利工程建设当前正在向服务生态目标进行深度转变。受水利工程干扰而导致受损的湿地,一般是通过影响湿地天然的生态水水文过程而导致。对于这类受损湿地,一般要基于生态水利工程的理论与方法出发,参照受损湿地原来固有的水文节律过程,以服务湿地生态过程、水质过程改善来开发合理的生态水利设施,并要高度重视水利工程设施的生态调度与环境用水调度。早期大多数的水利工程开发,往往更多关注水利工程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对生态与环境效益关注较少。而生态水利工程将生态保护与修复作为工程本身的关键目标。所以水利工程与湿地保护和恢复的关系,随着社会的进步,特别是生态文明思想的不断提高,水利工程建设将会在更广、更深的层面来服务生态保护与恢复。如水利水电工程中建设的过鱼道工程、西湖从钱塘江调水工程、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从钱塘江引水、中国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研究中的子合同3: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资源恢复与管理项目(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澳大利亚国际援助署资助)等这类生态水利工程,均是典型的以生态服务目标为主的水利工程与项目。

(3)湿地生态一般存在一个双向演替过程。湿地的这种动态双向演替受关键的水分梯度控制,在天然状态下,这种双向演替处在一定的动态振动平衡状态,这种状态也是有益于湿地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的,实质就是湿地要有天然的洪泛过程,或者说丰平枯过程, 如果我们的水利工程措施严重打破这种过程,必然会导致湿地破坏,影响湿地生物多样性,包括湿地水域水质过程因为各类营养盐浓度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进而驱动水域生态结构及功能的改变。

因此,水利工程建设必须与保护湿地生态和环境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面对生态过程与环境过程的需求来设计,并做好水利工程设施的生态调度也极为重要。水利工程建设不仅是要“利民”,更要“利环境”、“利生态”。当前西溪国家湿地水体透明度差、色度深等一系列水环境问题,如何基于湿地生态过程与环境过程对引水调度进行科学分配与调控也是我们需关注的焦点。

(孟祥玮摄于2019年5月10日)

(葛萍摄于2019年5月10日)

 

(浙江瑞坤生态科技有限公司   葛 萍)

.

.

.

财经快报网 http://news.17car.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