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生医保部门应该怎么提高参保水平

行业人物 | 2016-12-29 10:23:00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行业专业人士,杨金生在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显得十分“周到”,大到涉及当前医改的推进、中医药行业的发展、呼吁控烟等,小到对中药发展政策该如何落实、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的标准、推进医改顶层设计都提出了十分具体的建议。

  关于医改,杨金生谈了很多,但他自始至终都在强调,医改要“四方联动”。所谓“四方联动”是指,在原来“三医联动”的基础上,把患者调动起来,四个方面同时互动。“我国当前医改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四个方面还没有统筹协调好”,杨金生说。

  要做到“四方联动”,必须在医疗机构、医保部门、医药部门、百姓四方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杨金生指出,当前四方之间矛盾的核心焦点是钱。

  杨金生说,患者想少出钱或者不出钱;医药材业是想企业发展,想赚钱;人社部医保部门就那么多钱,可能这次看病报销了,下次就不能报销了;医院里头,政府投入医疗机构的钱够供医生工资的10%左右,医生还要赚钱。这四个在一块,患者想少花钱,医保想少报销些钱,四个部门搅和在一起,这就需要政府出面来协调,找到最佳的契合点。

  “很多患者认为医改是卫生部门的事情,实际上医改并不是卫生部门一家的事。”

  医疗机构的职责是如何让患者方便的看病(方面的预约,预约到对口的专家),要能控制疾病的发生。

  医保部门应该关注怎么提高参保水平,怎么样能给患者多报销一点的问题。

  医药部门负责保证药品的供给,思考的应该是如何降低诊疗设备、一次性耗材的价格,让患者买到真正便宜放心的药。杨金生说“现在看病贵,核心是药贵”。据他介绍,目前很多国产药不在国家统一的药物目录中,所以很多药品的供给都只能靠进口,相比于国产药,进口药品价格就高了不少。而且医院的大型设备都是国外产品,比如导管和支架。所以,现在看病的费用主要是药费和诊疗设备费。“真正给医院的钱,就是医生的挂号费”。杨金生说自己是教授,工作已有30年,挂号费是14元,其中包括诊疗费4元和挂号费10元。

  另外,应当对患者加强医学知识宣传,让患者对健康持正确的期望值,“患者要正确的理解疾病”。杨金生认为现在很多到医院慕名找专家挂号的,其实就是找老专家讨个“明白”,事实上诸如肿瘤之类的难治病,诊疗方案都一样。“医生也会得病,有些病医生也是无能为力,但患者觉得我花钱了, 我的病就一定要看好,很多医患矛盾就是这样发生的。”患者没有正确理解、认识疾病,认为花了钱却没达到看好病、延长生命的目的,矛盾就显现出来了。

  杨金生今年两会提案的第二条是关于医改推进医改顶层设计的,他建议建立居民健康和诊疗信息化平台。

  目前,因为没有信息共享平台,病人在同一地方的不同医院和不同地方的医院看病,存在重复检查的可能性,这在无形中增加了看病者承担的费用。

  杨金生说,建立居民健康信息和诊疗信息的平台以后,如果想了解一个人的健康状况,只要输入身份证号和密码,就能知道他什么时候得过什么病,用什么方法治疗效果好,一目了然。

  建立居民健康和诊疗信息化平台不仅可以惠及千万群众,同时对政府部门的管理工作也大有裨益。“国家也能统计到底那些人参加了医保,也能统计到底那些人得了哪些病,从科研的角度来说也可以进行研究。建立这样一个健康管家,政府要引导大家去做”,杨金生说。

  谈及医患矛盾,杨金生将其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患者觉得价格高,承受不了,而这不是医疗机构能解决的,要保障部门去解决。

  二是患者对健康的期望值太高。患者不了解疾病,对健康的期望值和病情的痊愈情况之间有偏差。杨金生举例说,他看心脑血管疾病的,得了高血压就得用药物来控制,而患者一般总想让医生用一个药把病治好,这是不可能的。糖尿病也一样,得了就几乎是终身疾患,一直得靠吃药控制。同时,有些虚假的广告对患者也造成误导,患者应当要找正规的医生,正确的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

  三是责任事故。有些医疗机构,极个别的医生有不够敬业、业务不够熟练,出了一些责任事故。医患关系出现矛盾以后,要正确区分技术事故和责任事故。所谓技术事故就是指,这个病是医学科学发展过程中,暂时还不能解决的问题。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迅康网 京ICP备12019688号-2

本网大部分资源来源于会员上传,除本网组织的资源外,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立刻和本网联系并提供证据,本网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