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杀医声明 医患互信确实亟待重建

行业人物 | 2017-01-10 10:46:00

 

  “如果主刀医生没把我哥的手术做好,明年今天就是他的祭日。”1月6 日,这样一条“杀医”朋友圈,迅速在网上传开。朋友圈的定位显示,发布者位于四川泸州西南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城北新院。当晚这条朋友圈发出后,迅速被截 图上传至微博,还在患者所在的医院医护人员之间流传开来。此后,发布者凌晨主动联系记者,希望大家理性对待这个“玩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最后说:“对 不起,所有广大医务人员”。(1月9日《扬子晚报》)

  一条脑子进水的朋友圈,妖风肆虐了整个医疗界。

  坦白说,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朋友圈也是“公地”,当然不能胡言乱语。不过,除了保守的道德批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这样大尺度的玩笑,还需要怎样上纲上线的咒骂、乃至“惩戒”;更无法理解,事主是怎样“对不起所有广大医务人员”。

  不少人担心说:这是手术成功了,万一失败了,还是玩笑吗?说真的,我也很担心幼儿园外面的每个过客,他们会不会忽然就“报复社会”呢?我也很担心公交车上的每个乘客,他们会不会突然就“激情犯罪”呢?……可问题是,这样的担心,显然也只是小概率的担心而已。非要把这样的担心,上升到什么高度、什么角度,弄得寝食难安又义愤填膺,无非还是有罪推定的“诛心论”而已。

  有几点是需要厘清的:第一,事主的朋友圈,虽带有媒体属性,但终究是小众的私媒,那么,这样的“玩笑”,显然不是对全国医务工作者下战书。退一万步说,你可以友情提醒、可以郑重报警,但,需要故意扩散并营造出医患对峙的惊悚之局吗?第二,所谓“门内争分夺秒救人、门外却在磨刀霍霍……”等标题党式论断,显然是无中生有、见风是雨的臆断。患者家属备刀了吗?对医务工作者真有杀心了吗?如果一切“如果”可以入罪的话,堂堂的法治社会,岂非要倒退到道路以目的年代去?

  再说,即便要道歉,事主当对值班医护人员道歉,因为 朋友圈的玩笑总归是“剑有所指”,跟“所有广大医务人员”实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更需要道歉的,是截图并在医患关系上撒盐并绣花的“吃瓜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且故意在公众敏感神经上撩拨,这算是教育大家都成“腹黑”、外带警惕朋友圈的“告密者”?

  在“杀医案”频发的当下,医患互信确实亟待重建。不过,当下中国医护人员与患者及家属之间的关系,也绝非少数人想的那么敏感而紧张。国家卫计委统计发现,近三年来,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 人次逐年上升,分别为73.1亿(2013)、76亿(2014)以及77亿(2015)。与此同时,涉医案件和医疗纠纷数量逐年下降。包括治安案件和刑 事案件在内,我国有据可查的涉医案件数量从6600件(2013)下降到6000件(2014),又进一步降低到4700件(2015)。如果大尺度玩笑成了“杀医声明”、如果翻个白眼就是“凶杀线索”,不是医患关系病了,而是社会心态魔障了。

  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所谓“杀医声明”的流布。一边放大着矛盾与纠葛,一边成全着道德暴力的快意——这才是我们最须警惕的诡谲。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迅康网 京ICP备12019688号-2

本网大部分资源来源于会员上传,除本网组织的资源外,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立刻和本网联系并提供证据,本网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