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块链 > 正文

美图资本运作遭人诟病:活跃用户骤降 区块链陷迷局

资本江湖上长袖善舞的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如今在美图的资本运作上却遭人诟病。去年4月蔡文胜的儿子蔡荣家(Cai Rongjia音译 )在高位套现美图股票多达5亿元,随后蔡文胜又在去年年底至今六度增持公司股票,将高抛低吸的玩法演绎得淋漓尽致。

作为一款典型的工具型APP,美图在其争夺用户的注意力上处于劣势,无论是打开频次还是停留时间,美图较其他社交软件有着一定的差距。

因此,美图在2017年迅速推进商业化的同时,丢掉了将近10%的用户。这些用户流向了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最早押注美拍的蔡文胜反而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对于用户流失以及商业化的问题,截至发稿时美图方面仍未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提问。

伴随着股价的低迷,蔡文胜的每一次增持都很难再起到强心针的作用。于是将美图秀秀升级为社交平台,并积极拥抱区块链,蔡文胜是否有能力扭转当下局面?

活跃用户流失

在美图秀秀推出的8.0版本中,新版本除了启用了全新品牌Logo、增添新滤镜效果之外,美图社交圈功能开启公测。按照美图官方的说法,社交圈的公测标志着美图秀秀正式发力网络社交领域,同时美图秀秀也将开启自图片处理工具过渡到社区平台的升级。

美图此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活跃用户流失的困局。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美图月活用户总数为4.16亿人,较2016年下降7.6%,除美图秀秀有所增长外,美颜相机和美拍的月活人数分别下降了23%和13.8%。

这或许与美图的商业化推进有关。自2016年12月登陆资本市场,美图就开始加速商业化进程,例如进军电商,分别推出“美铺”“美图定制”两大电商平台。这些举措目的是为公司创收,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用户体验。虽然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曾多次表示,好的商业化不仅不损害用户体验,反而是丰富用户体验的一种方式,但从数据来看美图并未能平衡好两者。

此外,美颜相机和美拍的月活跃人数下降,也有来自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冲击影响。事实上,美拍曾是短视频赛道的领跑者,从2015年5月上线仅5个月后,美拍的周活用户已经达到1685万,而同期的快手周活仅1257万,抖音仍处于开发阶段。然而如今快手、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均超过两亿,远远抛离美拍。

美拍这手好牌被打烂,究其原因莫过于其运营策略。“虽然美拍偏女性消费向的达人较多,但中心化运营打击了普通用户生产积极性。”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反观主导去中心化运营的抖音、快手,通过算法推荐保证了草根用户的曝光,维系了底层用户的内容生产活跃度。

两轮驱动不乐观

在美图的收入构成中,主要包括互联网业务和智能硬件业务,后者依然为营收主要来源。不过,硬件之外,美图的美图互联网业务包括广告、电商和用户增值服务,其中广告业务是通过将美图各类APP上的展示资源提供给广告主,进行广告展示;电商方面,美图在去年上半年上线美铺APP,在该平台上进行自有商品及第三方合作商品的销售。

用户增值服务则包括美拍应用中的虚拟物品销售,主要聚焦在付费用户上。2017年平均月付费用户为313571名,而2016年度为200738名。

上市之后,美图就确立了以硬件和互联网服务的两轮驱动战略,尤其是后者同比增长为652.2%至7.87亿,在公司的整体营收中占比上升至17.38%。

得益于此,2017年美图大幅止损,亏损金额从5.4亿元降至月4600万元,并在去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但从财报结构来看,由上市至今,美图更像是一家智能手机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但这恰恰是蔡文胜不愿意向投资者讲的故事。如果按照智能手机公司的估值来衡量美图,其每年区区几十万台手机的出货量根本不值一提,目前小米、华为、oppo 和vivo等智能手机品牌的出货量每年均接近上亿级的出货量,美图手机的毛利润再高也难以展现出高增长的潜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图手机的销量到今年也并不乐观。根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图的两款手机出现较为明显的串货现象,这意味着美图手机在线下渠道销量上升的同时,也遭遇到品牌市场容量的问题。

“美图手机在串货市场里频频出现,那就说明市场消化率出现了问题。”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为了加速商业化步伐,去年11月美图宣布任命程昱为COO(首席运营官),负责美图的整体商业化。公开资料显示,此前程昱在微博担任高级副总裁,从2012年起主导微博的整体商业化并取得成功, 其中包括了在线广告、用户增值服务、电子商务、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商业开放平台与创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对于美图的商业化前景,程昱曾表示,美图拥有高忠诚度和高消费能力的女性用户群体,基于用户和产品的属性,变现的潜力巨大。与此同时,美图软硬结合的生态在国内非常少见,这也是吸引他加入美图的重要原因。

但与微博截然不同的是,美图并不具备社交属性,流量上具有极大的局限性。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从商业本质的角度出发,每个互联网行业的驱动因素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腾讯,因为它是社交,社交有一个很典型的网络效应,你用的人越多,你的产品会越好,用得人会更多,腾讯最重要的是用户的日活,简单来讲,就是它的流量。”

区块链争议

由于盈利模式和商业前景的巨大不确定性,尽管近年港股迎来新一波牛市,但美图的股价在过去一年却持续低迷,尤其是3月26日公布2017年业绩以来,美图的股价就一路下跌,近期甚至在发行价之下徘徊。

美图股价走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原有股东的离场。自去年股票解禁以来,美图的前期投资者开始“胜利大逃亡”,包括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环球老虎基金、启明创投、IDG资本纷纷开始抛售其股票,甚至蔡文胜的儿子也在股票解禁后选择在高位套现,总金额高达5亿元。

为了应对股价的低迷,蔡文胜不得不六度增持公司股票稳定军心。4月26日晚间美图发布公告称,蔡文胜25日、26日在公开市场分别增持公司300万股及500万股,再加上此前四轮增持,自去年12月以来,蔡文胜已经六度增持美图,累计增持美图1860万股,耗资约1.6754亿港元。

另外,让外界备受关注的还有美图的区块链业务。今年1月5日,美图高调宣布要进军区块链,股价曾走出一波反弹,但接下来公司多次撇清与美链Beauty Chain(BEC美链)的关系,蔡文胜对外回应是BeautyChain是独立第三方机构开发的产品,只是跟美图海外版应用Beauty Plus有推广合作,并一再强调美图没有发行代币。

此前美图CEO吴欣鸿透露,美图去年底推出了区块链的方案,主要用于美图智能通行证和区块链钱包业务,前者是为了对用户隐私进行全面保护,后者则相当于数字货币的交易平台。

此后4月22日中午,BEC合约出现重大漏洞,黑客通过合约的批量转账方法无限生成代币,天量BEC从两个地址转出,引发抛售潮,当日BEC的价值几乎归零。随后4月25日,美图再次发布声明称,宣布旗下海外产品BeautyPlus终止与Beauty Chain的海外推广合作,合作终止后,美图与BEC美链将无任何合作。(记者 陆一夫)



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版权申明 网站地图 联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中国创投网 - www.xunj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800400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