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洞察 > 正文

违规返佣顽疾难除 重塑保险业形象刻不容缓

买保险就可享受出境旅游?出门游玩事后还可报销?令人心动的“免单”背后是积年难除的返佣沉疴。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21年一季度,尽管银保监系统对保险业开出罚单数量及罚金双“跳水”,然而处罚力度仍堪称“拳拳到肉”,高压治乱的思路并未动摇。更为引人注意的是,违规返佣顽疾遭到银保监会及派出机构的频频点名。张张罚单暴露出部分机构合规建设、风险管控的缺位,根治违规“病灶”,重塑保险业形象刻不容缓。

财险公司登罚单榜首

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一季度,银保监系统对保险业开出罚单298张,同比下降约36%;合计罚金约为4697.1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7254亿元下降约35%。其中,银保监会开出4张罚单、罚金合计259万元;银保监局开出154张罚单,合计罚金2904.6万元;银保监分局开出140张罚单,合计罚金1557.5万元。

“这说明保险业合规整顿已初见成效,在强监管的威慑之下保险机构和保险从业人员的合规意识提升,经营管理和市场营销行为更加规范、有序。”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如是评价。

分机构类型来看,今年一季度财产险公司依然是受罚“重灾区”。具体而言,一季度财险公司被开出184张罚单,罚金合计2964.6万元,占一季度整体罚单数量、罚金比例分别为62%和63%。其中,人保财险、太保产险等头部险企及大地财险等中小险企屡屡“上榜”。

北京商报记者对上述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人保财险、太保产险这类头部险企“家大业大”,保费规模排在前列,罚单量、投诉量多不难理解。相比之下,投诉相对量,即代表投诉率的“万张罚单投诉量”,对于保险公司合规经营状况的考察可能更有参考价值。

与此同时,人身险公司被罚量仅次于财产险公司,一季度被开出68张罚单,罚金合计1137.2万元;保险中介机构则被开出38张罚单,合计被罚552.8万元。此外,亦有汽车销售公司、银行等非保险机构因保险业务被开出8张罚单,合计被罚42.5万元。

对此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分析称,在财产险板块,车险业务量大,涉及主体较多,违规行为和处罚的数量一直较高。

李文中亦表示,从披露行业数据及多家保险公司的相关动作来看,当前财产保险行业面临的竞争比寿险业更为激烈。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一些机构和从业人员难免会动起“歪脑筋”。

违规返佣顽疾难除

具体到处罚缘由来看,一季度银保监会级别罚单中少见地出现了对保险中介机构违规返佣乱象的处罚。

日前,因永达理保险经纪存在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以及未按规定投保职业责任保险的问题,银保监会对该机构罚款合计60万元。

违规返佣方面,罚单指出,永达理保险经纪2018年上半年、下半年分别组织业务人员及其亲属、客户参加“高峰会议”“极峰会议”,并出境旅游。

事实上,这仅是违规返佣的冰山一角。统计发现,一季度违规返佣相关罚单约为55张,占总罚单数的18%。其中,以旅游形式进行的违规返佣行为并不罕见,比如有寿险公司将旅游基金微信转账方式支付给投保人,某保险公司甚至为投保客户举办“普陀游”,最终皆构成违规返佣而被处罚。

王向楠认为,返佣是一种商业贿赂。为吸引价格敏感的投保人,营销人员将佣金转移给投保人,以获得保费收入、保单数、客户数等业务量,从而在竞争中留存下来。实质上,返佣行为会拉低保险产品的费率,是不当的价格竞争,会损害保险中介人员开展服务的积极和质量;进一步讲,让出中介服务成本之后就是让出部分承保成本,后者直接损害保险公司的财务稳定

不过,在太保寿险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周燕芳看来,《保险法》并未对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加以明确,导致保险机构开展正常营销活动时动辄得咎,也影响消费者保障水和保障质量。她介绍称,该规定的执行现状不利于行业利用优势实现长期发展,存在过于绝对有悖商业惯例、增加业务实操难度等问题。

根治病灶刻不容缓

尽管罚金罚单双双同比大降,反映出保险业合规经营情况的改善,然而返佣、造假等行业顽疾的频现,愈发显示出保险监管切不可掉以轻心。

“未来外部监管将趋严,消费者维权意识亦将不断提高。在此背景下,报表数据虚假记载这种相对隐蔽的违规可能会有所增加;同时,面临更大竞争压力的中小公司也更容易出现违规。”对于保险业违规行为未来的分布“走势”,李文中做出了如是预测,并指出,由于行业整体竞争趋于白热化,那些体量大、分支机构众多的保险公司也会受到影响。

那么,保险机构该如何根治上述病灶?

李文中建议,对于当前比较突出的违规现象,监管机构一方面应当严格执法,强化监管,另一方面也应该根据市场与行业的发展变化及时调整完善监管制度,使之适应行业发展的新需要,避免让市场经营主体面临左右为难的局面;对于那些有新苗头的违规现象与问题,监管机构需要未雨绸缪,加强相关制度建设,引导市场主体合规经营。同时他指出,部分被罚险企应当汲取教训,加强公司内控管理,强化合规管理与岗位责任管理。

事实上,监管一直重拳出击违规行为,并采取“顶格”处罚的手段以遏制乱象。1月,永诚财险哈尔滨中支一人因虚列费用被撤销任职资格;2月,远景保险销售、方胜磐石保险经纪浙江分公司因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等原因,被分别处以停止接受新业务一年和停止接受新业务3个月的处罚。

顶格处罚不仅出没于罚单中,亦频现于一季度下发的三张监管函里。如因偿付能力严重不足,银保监会对安心财险采取了责令增加资本金、责令自接到监管函之日起停止接受车险新业务、限制董监高人员薪酬的措施;而因违反相关“试点批复”要求,人保健康六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开展相关渠道业务清理整顿工作及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等。

此外,对于久病难医的违规返佣乱象,周燕芳则建议,对于“禁止给予合同约定以外利益”的定义和范围加以明确,指导机构经营和金融监管;赋予保险公司开展商业经营活动的自由度;在避免不正当竞争、商业贿赂行为的基础上,允许给予客户合理的礼品和增值服务;出台相关管理办法,确保行业有序经营;可将客户增值服务写入保险合同中。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版权申明 网站地图 联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创投网 - www.xunj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982 836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2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