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公司 > 正文

赵薇与民生信托“反目”遭起诉,下月能出庭么?

蚂蚁集团IPO折戟之后,民生信托与赵薇夫妇陆续出现纠纷

赵薇再次成为新闻热点。

天眼查显示,10月9日,民生信托新增一开庭公告。公告显示,民生信托将赵薇夫妇、巨人网络(002558.SZ)董事长史玉柱三人告上法庭,案由为保证合同纠纷。该案将于11月8日在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开庭。

据《担保法》,保证合同纠纷是指在主债务人不履行其债务时,保证人(第三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合同中产生的纠纷。市场人士分析,此案应是赵薇夫妇与史玉柱为人作保,但被担保人无法履行合同义务,从而被债权人民生信托告上法庭。

10月12日,民生信托相关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以公开信息为准。泛海集团通过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间接控股民生信托,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是民生信托的实际控制人。

近年,民生信托频频卷入各种风波。2020年6月,武汉金凰珠宝80亿“假黄金”事件爆发,民生信托卷入其中;2020年9月,民生信托再卷入至信1095号“萝卜章”风波,产品被曝牵涉虚假资产。此外,民生信托多个产品已出现兑付延期。

民生信托踩雷不断

从2017年开始,民生信托的营收与净利润开始走下坡路。

2017-2020年,民生信托实现营收分别为33.09亿元、23.97亿元、23.11元、19.8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8.15亿元、11.08亿元、9.04亿元、-3.89亿元。

频频踩雷,导致民生信托2020年净利润首度出现亏损。

2020年6月,武汉金凰珠宝80亿“假黄金”事件爆发,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其中,民生信托对其提供的融资规模约40亿元,因此计提巨额信用减值损失,导致年度净利转负。

2020年9月,民生信托还卷入至信1095号“萝卜章”风波。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五局”)公告称,发现两份盗用中建五局子公司名义、虚构交易事实、私刻印章和天津华航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型材买卖合同》,民生信托以上述虚假合同作为资产包发行了“至信1095号中建五局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

近期,民生信托多个产品出现兑付延期,卷入多起诉讼纠纷。

8月27日,泛海集团发布重大诉讼公告称,民生信托因未按期兑付相关信托产品被起诉。案件资料显示,去年7月至9月,原告北京齐尔布莱特科技公司认购了“民生信托—至信764号优选海外债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支付了其中四期信托单位的信托资金合计3亿元。

然而,至到期时间,原告认购的第33期、第34期,第40期和第42期信托,民生信托均未如期兑付。因此原告起诉民生信托。

民生信托、史玉柱及赵薇夫妇恩与怨

史玉柱与卢志强皆是“泰山会”成员,早有渊源。2006年7月,史玉柱就已担任民生银行的非执行董事,卢志强则是民生银行副董事长。

民生信托曾参与史玉柱主导的一起收购案。2016年10月,史玉柱相中在欧美颇受欢迎的棋牌类游戏公司Playtika,抛出高达305亿元的收购预案,并试图将这家网游公司并入巨人网络。史玉柱大规模融资,投资者就包括民生信托、云峰基金、泛海集团、鼎晖、弘毅等。

2016年至2019年,史玉柱三度重组,引发监管关注,最终收购梦断。Wind数据显示,巨人网络的营业收入连续三年下降,从2018年的9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4.93亿。

此外,史玉柱、卢志强以及赵薇母亲,在2020年10月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集团”)上市前,一同出现在股东名单中。

当时,卢志强通过两只私募基金以及其控制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间接持有蚂蚁集团6570万股;史玉柱则通过云锋基金的4只产品,以及巨人投资实控的北京盈溢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蚂蚁集团股份达6476万股;另外,赵薇母亲魏启颖任有限合伙人的上海麒鸿和上海经颐两家机构持有少量蚂蚁集团股份。

此后,民生信托与赵薇夫妇“反目”,陆续出现法律纠纷。

今年6月,民生信托曾与赵薇及合宝文娱集团有限公司对簿公堂,案由亦为保证合同纠纷。在此案司法协助信息中,赵薇持有合宝文娱4.15%的股权被冻结,涉资500万元。

天眼查显示,目前,赵薇名下企业存续7家,2021年4月28日-30日,赵薇作为被执行人,其中5家企业的股权先后被冻结。不过,赵薇夫妇近期甚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下月开庭能否出席引发关注。

最近更新

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版权申明 网站地图 联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创投网 - www.xunj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33 92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20035879号-12